大学教育网

将词典比作无声的老师良师益友没有围墙的大学

中国教育新闻网
导读 辞书是各类字典、词典、辞典和百科全书的统称,也叫参考工具书。谈到词典,人们就会联想到知识和学习,将词典比作无声的老师良师益友没有围

辞书是各类字典、词典、辞典和百科全书的统称,也叫参考工具书。谈到词典,人们就会联想到知识和学习,将词典比作“无声的老师”“良师益友”“没有围墙的大学”“知识的宝库”“知识的海洋”等。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表述也反映了人们对辞书功能的基本认知。辞书具有知识贮藏和解疑释惑的功能,在人类社会发展和文明演进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检索”到“悦读”

据相关研究,人类辞书编纂的历史可追溯至4000多年前。人们编纂辞书贮藏和传承知识,使用辞书学习和传播知识,辞书的文化与教育功能不言而喻。“国无辞书,无文化之可言也”(陆尔奎)。辞书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文化产物,不同历史时期的辞书生活往往呈现出不同的时代风貌。在人类辞书发展的前计算机时代,“手与纸”及“火与铅”是传统辞书编纂的典型意象,而纸质印刷的出版形态与辞书文本的篇幅限制对辞书内容选取与编排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相应地,人们对传统辞书生活的经验认知往往固化于知识信息的查找与考证。进入计算机时代后,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人类的辞书生活又从“光与电”进入了“网与天”的发展阶段。如今,全媒体或融媒体辞书的时代已成为现实。

随着辞书编纂出版媒介的不断变化,传统辞书的知识贮藏空间与检索效率这两大核心问题得以解决。得益于互联网移动终端的广泛应用,人们的“辞书生活”变得更加便捷高效,可以随时随地查检不同类型的电子或在线辞书,获取相关知识信息,及时满足解疑释惑的多种知识需求。与此同时,互联网空间海量数据迅速累积,人们借助各类搜索引擎获取信息成为求知的新路径,很大程度上拓展了传统“辞书生活”的边界。尤其是“后维基时代”,在“网络知识民主”的浪潮中,传统辞书的权威身份被解构,知识查检与规范功能逐渐式微,似乎已被边缘化。但是,学界也出现了另一种声音,认为“‘我们正淹没在信息中’,但却迫切渴求知识。或许我们是‘信息巨人’,但可能变成‘知识侏儒’”。信息时代人们知识实践中出现的这些新焦虑很发人深思。知识社会,人们的求知方式将如何转变?人们的“辞书生活”方式又如何与时俱进?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史,人们求知的需求与方式有着典型的时代特征,大众“辞书生活”方式也存在显著差异。在以权力为主体的农业社会,因文字识读教育程度所限,普通大众往往偏离甚至脱离“辞书生活”,这个时期各类辞书的编用研习多聚集于少数知识精英群体。到了以财富为主体的工业社会,大众受教育程度得以逐步提高,但知识分化、积累和发展的程度也更高,人们的“辞书生活”多为知识实践问题所驱动,“查得率”与“便捷性”成为辞书查考功能优劣和“实用性”的评判标准。这两个社会历史阶段中,人们使用辞书的主要目的在于查考求证、释疑解惑。进入以知识为主体的知识社会后,知识将逐步成为最关键的生产要素,人们要通过知识的“消费”走向知识的“再生产”,而如何获取并学习更加系统、专业和权威的知识内容是新时代大众知识实践的重要目标。在现代数字媒介助力之下,辞书的传统优势,即提供权威、系统而专业的知识,将焕发出全新的活力。对此,辞书学界和业界已经形成了广泛共识,融媒辞书研发与辞书阅读功能拓展将为“辞书生活”新需求创造更好的条件。在知识社会,辞书不仅要“可查”而且更应“可读”,人们将从以往单纯关注知识查考的“辞书检索”转向重视知识学习的“辞书阅读”,“辞书生活”的新风尚呼之欲出。